此人很懒,很懒很懒

【快新】2018.5.4《风的见证》

*不喜误入啊。

*新一生日快乐!

*OOC预警。

*时间线跳跃,文中工藤君25岁!




《風の証》

        (首先有请我们的嘉宾进行自我介绍。)

        (黑羽快斗,魔术师。)

        (工藤新一。)

        (······这就完了?)

        (嗯。)

        (······你们的关系。)

        (恋人。)

        (恋人。)

        黑羽快斗至今还记着与他相遇的日子。

        ——是以他真实的身份与真实的他相遇。

        青年与他的青梅竹马一同走出了校门,他的脸上挂着略显慵懒的笑容。

        ——他感到心窝处像是被猫尾巴扫过一样。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眼万年吧。某位言情小说看多了的怪盗想。

        春日柔和的风吹落了一地的樱花,侦探的身影在漫天花瓣中有些模糊。

        “啪叽。”

        一张不知从何而来的报纸捂住了黑羽快斗的脸,他眨眨眼,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恼人的春天。

        他把报纸从脸上拿开,第一眼便看到了头条上的几个大字。

        ——两大组织于同日被清剿。

        ——三年前报纸的标题太老套了。

        然后他看到,侦探对着青梅竹马摇了摇手,独自向他这儿走来。

        ——这是东京大学四年级开学的第一天。

        怪盗的脑中莫名的冒出一句话。

        ——其实也不错?

        (第一次以真实身份见到对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感受?)

        (新一好美好美好美,可帅可帅了。)

        (某个被报纸捂了半天才想起要拿开的笨蛋。)

        (是······吗?)

         “小偷先生。”

        在天台上刚刚检查完宝石的怪盗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后转身望去。

        ——名侦探举着一张写满了字的A4纸,右手按在足球腰带上蓄势待发。

        “签个停战协议吧。”

        ——他差点从栏杆上掉下去。

        侦探与怪盗的合作十分顺利。

        “我帮你,你帮我。”七岁的男孩满意地看到怪盗趴在天台地板上,在甲方工藤新一的下方认真而乖巧的写上乙方黑羽快斗后,开口说道。

        “不过名侦探,”怪盗把宝石放在协议书上,以防顶楼处的风将它吹跑,“你是怎么知道‘潘多拉’的?”

        江户川摘下怪盗脑袋上的白色高礼帽,看着他乱如鸡窝的头发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猜。”

        (第一次合作感觉如何?)

        (很糟心,时刻都被新一压制着。)

        (抢了一步先机的感觉很不赖。)

        (为什么放心将真实姓名互换?)

        (直觉,男人的第六感。)

        (我早都和千影女士谈过了。)

        (诶诶诶诶——?!新一!!)

        “呐,名侦探。你觉得我们都能活着出去吗?”

        离开战还有一个月,怪盗再次敲开工藤宅的二楼窗户。

        “不是给过你大门的备用钥匙吗?”被吵醒的侦探带着起床气打开窗户,恶狠狠地瞪着怪盗。

        “嘛嘛,就算名侦探现在还是小孩,也不能赖床啊。”

        星期六早晨八点整,米花町上空传出一阵绵延的惨叫声。

        

        “说吧,你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享受着怪盗做好的早餐,处于睡觉也可以长个儿阶段的江户川眯眼审视着他。

        “一起去游乐园吧。”揉着至今仍在发痛的脑袋,顶着一张橡胶面具的怪盗露出了八颗大白牙。

        “哈?——”

    

        “你有什么企图?“江户川转动着玻璃桌上的杯子,空调吹来的热风将杯壁吹出了少许的水珠,冰块在杯底静静地卧着。

        ”没有没有。“怪盗的腮帮子被糕点塞得圆鼓鼓的,手中的刀叉灵活的在各色蛋糕上切割,”就是闲的无聊,想叫你出来。“

        一向低调做人,严谨做事的名侦探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怪盗。

        ——然后某位高调做事,热衷于作死的怪盗便向他嘴中塞了一小块奶油。

        ——没有换叉子。

        纯情的侦探愣愣地看着怪盗,大脑中跑过了一万只黑羽快斗。

        ——将奶油吞了。

        ——都是男的,不要在意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去游乐园怎么可能不玩云霄飞车?“怪盗拖着侦探向目的地走去。

        ”不!“

        ”你害怕?“

        ——那倒没有。

        侦探朝怪盗翻了个白眼。

        ——拜托,我现在落到这种地步都是云霄飞车干的好事。

        ——但他仍旧与怪盗一同坐了上去。

        也许是怪盗压制住了名侦探的死神体质,这次游玩非常的顺利,没有一个人受伤。 

        ——除了怪盗本人。

        ”我以后,再也不玩······“吐得天昏地暗的怪盗先生接过友好的名侦探递过来的纸巾。

        ”你怎么不说自己以后再也不吃甜品呢?“侦探一脸鄙夷地看着因为吃太多直接导致如今下场的怪盗。

        ”因为这根本不可能!“怪盗一脸坚决地看着侦探。

        ——接着他又吐了。

        (觉得对方最不可思议的一点是什么?)

        (喝咖啡不加糖。)

        (把甜品当成主食。)

        (据说两人因这件事情还吵了一架······)

        (住口!!)

        最后是幼小的的侦探拖着魔术师回到了工藤宅。

        (当时没想过揭开他的面具吗?)

        (······我从不趁人之危。)

        (其实你早就从我妈那里知道我的长相了吧?!)

        疯吐了半天的怪盗先生于星期日早晨悠悠转醒。

        ——确切的说,他是被一大包面包砸醒的。

        ”谋杀啊名侦探!“刚睡醒的怪盗先生脑袋还有点犯晕,回过神来赶忙摸摸自己的脸。

        ”别想了我没动你的面具!“大清早便跑到便利店买食材的侦探先生十分霸气地将塑料袋扔到茶几上,然后勒令魔术师去厨房做饭。

        ”是,是。“怪盗接过手提袋,从沙发上起身,”但是,我觉得我还需要洗漱一下。“

        ——于是他就被名侦探连同一堆洗漱用品一起塞进了洗手间。

        ”关于你昨天的那个问题,我想说,“男孩的声音传来,隔着门听还带着几分童真,”我们一定会活着的。“

        (决战后为何工藤君消失了将近三年?)

        (我去美国了。)

        ”名侦探你还在等什么?!“怪盗雪白的披风上布满了硝烟和血迹,他气急败坏地冲着站在组织电脑前的侦探喊道。

        ”APTX-4869的资料!我必须拿到!“

        (所以是去美国治疗了吗?)

        (嗯。)

        (但为什么用了这么长时间呢?)

        (拷贝资料时U盘被打碎了,我只记得其中一部分信息。)

        (所以只能交给小小姐研究了。)

        “不要摆出那种表情嘛。”侦探看着FBI们收拾着残局,戳了戳怪盗。

        “如果不是我那么大声,那······”

        “我早该料到的。”他把玩着手中的U盘碎片,无奈的笑了,“资料室是组织最重要的地方,他们不可能不毁坏。”

        “······我真的很抱歉。”

        “看在你在消灭组织上出了一份力,这次就饶过你了。”带着血腥味的微风吹过,残破的披风摆动着。

        ——真疼啊。

        怪盗扶着掌心处的伤口想到。

        (心中真的不怪他吗?)

        (危机情况下人的正常反应。况且这本来就不是他的错,确实是我疏忽了。)

         “那么说好了,三年后再见。”吃下灰原做好的临时解药的侦探在机场门口冲怪盗说。

         “一定!”怪盗拉过他的手,一把将他抱入怀中,“你也要等我。”

        侦探抚了抚他的发,像安慰小孩子一样。

        ——“记得给我做一顿大餐哦。”

        (黑羽君有做鱼吗?)

        (当然,怎么可能放过他。)

        (刚刚不是还说不怪他吗?)

        (为了让他满足自己的愧疚感。)

        “好久不见。”以华丽神秘而著名的怪盗见到侦探后老久才憋出一句话。

        “初次见面,黑羽快斗同学。我叫工藤新一。”

        (没有被吓到吗?)

        (有,肯定有!我还以为在这三年里新一出了什么事!)

        (说实话我们难道不是第一次见面吗?)

        (······可是······总而言之,新一你就是错了!)

        (啧。两位请保护动物啊喂!)

        在侦探以“三年前都是你的错”的理由的威逼下,怪盗无可奈何地走到生鲜区。

        ——他差点哭了。

        (是在谁家做的饭呢?)

        (江古田。)

        其实他们最开始去的是米花町。

        “名侦探,你家的菜刀在哪里?”

        “啊?······你自己找一找吧。”生活三级残废的侦探坐在餐桌前努力回想了一番,搜寻无果后说道。

        “······那锅呢?”

        “不知道。”

        “······”

        最后他们去了江古田。

        (是哪一方先表白的?)

        (是我。)

        (诶?不会吧?)

        ——侦探又被缠住了。

        破完案后,一群围在警戒线外的粉丝不顾警方的阻拦,毅然冲进了刚清扫完毕的案发现场。

        ——这其中还有不少记者。

        闪光灯伴随着“咔擦咔擦”的快门声,各式各样的话筒纠缠在一起——毕竟每个人都想得到第一手资讯。

        隶属于暴力犯罪搜查三系的目暮警部无言。

        ——然后坐着警车载着罪犯遛弯回警视厅了。

        

        ——真是不爽。

        黑羽坐在路对面的一家咖啡店里想。

        (有付出实际行动吗?)

        (·······我给那家店赔了一个叉子。)

        软磨硬泡了侦探一个月后,怪盗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称呼——

        “新一!校门口那家甜品店的咖啡超棒的!一起去吧!”

        “哦。”

        “······”

        (还记得告白时的情景吗?)

        (······我忘了。)

        (我······不记得。)

        怪盗在某次发完预告函后站在天台上等候着侦探。

        又是熟悉的开门声。

        他转过身去。

        ——带着浪漫、真诚而又深情的笑容。

        当然这是他自认为的。

        “23时48分52秒04,黑羽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魔术师瞬间将手中的玫瑰花变成了闪光弹。

        

        “新一,今天为什么没有去?”

        “我这不是已经抓住你了吗,小偷先生。”

        月光下侦探的双眼闪烁着光芒,一抹蔚蓝于此时铭刻进了怪盗的心中。

        ——如同一湾湖水,让他不禁想沉溺其中。

        广大女性的梦中情人,世界级通缉犯,江古田著名的撩妹达人黑羽快斗。

        ——真的从窗户上掉下去了。

        当他再次爬到二楼时,侦探直接锁上了卧室的窗户和门。

        然而他似乎忘记了黑羽先生的副业。

        (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我要告你侵犯个人隐私了。)

        “你是在嫌弃上次FBI没有把你捉拿归案吗?”

        已经不知道是这个月第几次犯案却连宝石压根都没碰的怪盗依靠在楼梯间的墙壁上,神秘的将手指压在嘴唇上。

        ——“Secret。”

        ——然后他就接受了足球友好的招呼。

        “真的,你不想睡觉我还想。”

        大老远从米花町赶到江古田钟楼的名侦探想:

        ——他可能是疯了。

        "接下来,名侦探。“宛若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银白色的月光下,怪盗的白皮鞋轻轻地点在地上,单片眼镜下的四叶草吊坠随风舞动,”请观赏怪盗的最后一场演出吧——“

        ”当——“

        钟楼发出庄重的响声,魔术师踏着钟声向侦探走来。

        ”我亲爱的评论家先生,“漫天繁星似乎都成为了怪盗的陪衬物,黑夜中的白本身便是万分地夺人眼球,”本次的表演,您可满意?“

        ”当——“伴随着最后一声钟声落下,怪盗摘下礼帽,单膝下跪。

        ——”Happy Birthday,新一。“

        起身一步逼近了仍处于发懵状态的侦探先生。

        ——吻上了他觊觎已久的唇。

        ——5月4日凌晨0点01分,侦探21岁,怪盗20岁。

        (冒昧地问一个问题。两位是如何处理与青梅竹马的关系的?)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新一?“空手道社的主将在东大的操场上堵住了侦探。

        ”今天吗?我想想······“侦探翻了翻白眼。

        ——Happy Birthday。

        脑海中又冒出了怪盗的面庞,侦探下意识地抚摸上了自己的嘴唇。

        ——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怪盗灼人的温度。

        ”我的生日?“

        元气少女的眸黯然了几分。

        “既然新一还记得,那我就直接祝你生日快乐了!”到底是坚强的女孩子,毛利兰伸出一直背在身后的手,将一个包装精巧的礼物盒放到侦探的手中。

        (兰是个大度的人。)

        (可惜她遇到了你。)

        (请注意你的立场主持人。)

        ——我和新一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当铃木打算冲过去与侦探理论时,毛利兰拉住了她。

        (那你呢,黑羽君?)

        (很简单啊,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没有他们的复杂。)

        (黑羽君是吃醋了吧?)

        (······没有!)

        ——我才没有喜欢过那个笨蛋!

        中森青子瞪了一眼前来关心她的同学们。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知道。

        ——一看黑羽周围的粉色小气泡不就清楚了吗?

        (为什么口是心非的人会那么多啊。)

        (你这样会让我怀疑你是花钱买来的主持人资格证的。)

        黑羽快斗最喜欢的人是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最喜欢的人是黑羽快斗。

        ——但你认为工藤那个死傲娇会这么说吗?

        (又到了工藤君的生日,黑羽君有什么想送给他的礼物吗?)

        (诶?我有对你说的必要吗?)

        (咳。当然没有。)

        ——每年他送我的礼物上都有一句“爱你哦”,真是肉麻。

        侦探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他见到这句话时其实很开心。

        (双方的长辈都同意吗?)

        (你觉得呢?)

        (······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

        “小新!——”听说儿子交了男朋友的女演员大老远从洛杉矶赶了回来,“快带我去见他!”

        作家先生提着行李箱站在她的身后。

        ——相同的是两人脸上兴奋的表情。

        ——亲生的。鉴定完毕。

        

        “快斗!为什么没有带新一回来?”结束了环球旅行的女人双手叉腰,将魔术师堵在家门口。

        “你们早都认识了?”魔术师瞪大了眼睛。

        “你猜。”

        (祝贺工藤君又长大了一岁!)

        (啧。我又比新一小了一岁。)

        (你们两个!)

        “新一,25岁生日快乐!”

        魔术师抵着侦探的额头,墨蓝色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微风吹过,紫罗兰在夜空中摇晃着。

评论
热度(42)
©lkBf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