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很懒,很懒很懒

【快新】Forget

*前排BE预警

*大家好,这里是人!请多关照!







        高空中气体流速较快,这是常识。

        他听到狂躁至极的风拍打着身后顶楼处的消防门,从缝隙中挤进去的风撕心裂肺的喊着,犹如鬼魅的哭声。

        他在想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虽然潜意识在告诉他他是在等待着某个人的,然而一向执着于科学的他从不相信这些飘渺虚幻的东西。

       “嘎吱——”

        从转动门把手的声音便可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他知道有什么东西推开了门。

        风呼啸着,将他的脸吹得生疼。

        ——没有人。

        他认为自己还是有期待的。

        至于是什么——

        他不知道。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心率功能回复……”

        “调小电压……继续……”

        ——太吵了。

        ——真的是太吵了。

        逐渐可以感知到自己身上的各个部位,他算是活过来了。

        嗓子眼里干的要命,如同含了一块烧红的铁块一样地灼人。他现在需要水。

        右手下意识的活动起来,还未抬起便被人一把按住。

        “伤员情况良好……”

        ——是谁。

        被纱布草率地蒙住的眼睛隐约可以看见外界的部分环境。身下推车不时的震动很清楚地告诉他此刻正位于救护车上。

        视线范围内有一小块白色的纱布,在车顶风的照射下晃眼的令他想要流泪。

        白……

        到底是什么呢?


        进了ICU后能够平安的出来简直是上帝的眷顾,虽然只能是每天坐在床上进行一些简单的康复训练。

        眼前不停晃动着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不久前才摘下纱布的眼睛好不能长时间的睁开,否则会影响视力的恢复。

        恢复意识的第二十六天。

        他的手指关节十分灵活,这是他最近才发现的事实。

        他又闭上了眼睛,医院病房中单薄的被子铺在他的身上,几乎感觉不到重量。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他部分感觉神经受损还未恢复的缘故。

        总而言之他现在很烦躁,睁眼闭眼眼前脑中的颜色全都是单一的白色。

        ——如果不是自己的头发尚且还是黑色,他想他可能会疯掉的。

        也许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但全是白色的世界果然受不了呢。还是加点别的颜色比较好……

        比如说——

        蓝色?

        由于脸部严重烧伤导致他至今都不清楚自己的长相。加上头部遭受了撞击使得记忆丧失,无论是院方还是他自己都没搞清楚他的身份。


        得到下床活动许可的第三天。

        正当他站在病床前尝试着迈开步伐时病房的门被猛地拉开,与墙壁接触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一定不是医护人员。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扑上来,手臂紧紧地勒着他的脖子,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来。他感到少女滚烫的泪水洒在他的肩上。

        听觉还未完全恢复使得他费力地听了很久才听清楚少女口中喃喃念叨着的话语。

        她说,对不起,快斗。

        快斗吗?他努力地在大脑中寻找着这个似曾相识的音节,最终失败。他抬眼望向敞开的房门,一身天蓝色帝丹校服的女高中生靠在门框上,面容竟是与他面前的少女有着十分的相似。

        他看到那个女生冲他笑着,其实带着几分歉意与喜悦,其中还含有着他所不了解的神情。

        ——她是在难过……吧。

        他似乎又看到另一位穿着同为帝丹校服的男生站在病床的另一边。男生的脸犹如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的模糊。他眨眨眼睛以为是自己的视觉开始疲劳。

        “换药了。”护士小姐推着手推车进来,看着仍保持发呆状态的他笑了笑,“怎么样?有想起来什么吗?”

        ——不见了。

        白色的病房中蓝色应该是显眼的色彩,而当他再次看向男生站立的地方时却只能看到露在床单外的铁栏杆。灯光照射下的铁制品本来便有些刺眼,再加之反射了四周的白色,更是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眼睛也是不同寻常的酸胀。

        ——总感觉,有种很怀念的感情。

        ——怀念的,是谁?

        “医院将你的DNA进行匹配,最终……‘看到亲人朋友时总能想起些事情吧’,院方是这样说的。对了,兰也一起来了……”说到这,少女的声音低了下去,紧接着又说起来,“白马同学和服部同学被警察叫过去,听说是有个大案子,打算后天一起来探望你。还记得吗?他两都是有名的大侦探,就是像福尔摩斯那种的……”

        福尔摩斯。

         重新躺回床上的他听到这个名词后将它默默地重复了一遍。

        ——他超厉害的!对,就是昨天打败KID的那位。要不是他啊,那个臭小偷不就把钻石偷走了吗?

        ——笨蛋,是怪盗啦怪盗。

        ——哈?快斗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日本警察的,的……什么玩意?

        ——救世主啦!很多人都叫他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福尔摩斯是谁你知道吧?是不是超棒?哪像KID那个混蛋……

        ——那怪盗KID还是平成年代的亚森·罗宾好吗?

        ——快斗很喜欢那个小偷啊?

        ——等一下青子!他的名字是什么?

        ——名字?我记得是……

        “快斗,你怎么哭了?”少女突然向他靠近,他举起手抚上自己的脸颊,那儿还有着湿漉漉的痕迹。

        “……KID。”

        “什么?”

        “福尔摩斯。”他看向少女,眼神有些迷茫,“平成……你知道吗?”

        记忆中的女孩与面前的她重合,看着少女猛然缩小的瞳孔,他知道他猜对了。

        ——大概,她就是青子吧。

        “但是KID是……”

        “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另一名少女突然开口,“是我的青梅竹马。”

        “你们,是男女朋友吗?”

        ——青梅竹马。

        仅仅是听到这个词就令他不爽。

        看到少女愣神后他不禁有些后悔。这确实是他的问题,说话不过脑子的也太……

        “不是。”少女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提包中翻找着。她掏出一张照片,有着天蓝色眼眸的男生无聊地踢着足球。这很明显是偷拍下来的。

        “这是他。工藤新一。”

        他似乎看到照片中的男生向他转过身来,眉眼中是无法掩藏的骄傲与锐气,紧抿的嘴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的耳边似乎响声足球与膝盖相撞时发出的声响。

        “快斗。”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男生冲他喊到。

        “至于怪盗KID,他对于新一来说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每次一听到他要犯案,新一不论何时何地都会开启侦探模式。”也许是耳侧的头发弄得她有些难受,少女伸手将它们撩到耳后,“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新一,到现在也是。所以啊,真的很羡慕你呢,黑羽君。”

        ——真羡慕你啊……

        ——一定要好好对待他哦,黑羽快斗君。

        “新一曾经评价过他,说他只不过是一个装模作样的小偷而已,园子知道很生气呢

        “还有哦,新一和KID之间都有仅仅只有面对对方时才有的称呼。虽然新一的有点……”

        “兰!”

        “……抱歉,我有点激动了。”


        “那么今天就先到这里了,下次再见啊快斗!”青子摇摇手,“班里的同学都在等你好起来呢!”

        “哦。”



评论
热度(28)
©lkBf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