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很懒,很懒很懒

【快新】Forget

*两发完结,我做到了

*结局很2333333






        “今天有没有好点儿黑羽?”与周围墙壁形成鲜明对比的热血侦探果不其然于两天后在早晨6:30拉着外国侦探一把推开了病房的大门。

        “早上好……好痛——”因为身体缘故本来便睡不着,他坐起身来,一不小心却撞上了床头。

        “这可真是不妙。怪盗要是这么笨手笨脚的可是会被警察抓住呢。”混血儿将手中提着的的慰问品放到了地上,检查他头顶处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那个,怪盗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大阪人走过来一屁股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转来转去。

        ——“原由的话可能会有点多吧。”


        “白马君和服部君听说都是侦探,像小说一样。”

        “诶,你是这么觉得吗?”

        “很不可思议呢。总是在小说里看到侦探,一直以为现实中不会有这种职业。没想到现在眼前就有两个名侦探。”

        “嗯嗯,”服部点了点头,“有点像都市传说突然活生生地出现了一样,是吧?”

        “大概……我问一下,你们,了解KID的宿敌吗?”

        “黑羽君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怀表走动的滴答声轻微地有些缥缈。

        “为什么,你要问为什么的话……”他扯扯领口,可能是觉得勒得有些紧,“我只是觉得,工藤新一,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和我的记忆有着重要的联系。

        ——“我想知道,我一直在等谁。”

        “叮铃铃铃铃——”

        侦探的手机振动起来,也许是因为平日太忙,现在的提示音仍是初始铃声。

        “抱歉黑羽君。”白马探看了看来电显示人,随即站起身来,“我去接个电话。”急匆匆地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过身来,“服部,是目暮警部。”

         “知道了,这就来。”

        ——新一,今天又有案件吗?

        ——米花酒店有人跳楼了,目暮警部说高木警官好像发现些疑点。

        ——所以又又又又不吃饭了?

        ——只是不回来而已你至于吗?

        ——小新的生活能力太差了,麻烦快斗帮忙照顾他啦。

        ——你!别用老妈的声音!


       “有什么不可以?!”医院走廊与病房的隔音效果并不是特别好,服部平次微微抬高的声音便可以清晰地听到,“你认为将他一个人蒙在鼓里是对他好吗?他没有理由不明白事实!”由于是两人一起接电话,白马探特意将手机调至免提。

        显然对方的信号并不算好,时不时夹杂的忙音让人有些难以判断对方的意思。

        “我当然不是……对,他是应该知道,但你明白吗——”

        “科学家小姐,您懂什么?”似乎是无法再忍受那人毫无感情波动的语调,服部不顾医院警示牌上的“禁止喧哗”的提示大喊起来,“你以为现在到这种地步都是因为谁?如果没有APTX–4869现在又会怎样!?”

        “我是自愿研究的,但那只是因为那是我父母留下来的。知道它是毒药后我难道没有想过要将它的资料销毁吗?你怎么不说这都是因为那个笨蛋侦探完全搞不懂情况就到处乱窜惹得祸!”女生的声音中带着咄咄逼人的愤怒,“不要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到我身上!”沉默半晌后她冷静下来,“根据现在的情况分析,还不适合让黑羽接受过大的信息量。慢慢告诉他吧。

         “拜托了。”

        挂在高处的吊瓶严格地在固定的时间中流出固定的量,因先前长期输液维持营养,手上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在惨白的皮肤上蜿蜒横卧着。

        “冷静一点。”白马探挂断了电话,低声安抚着。

        “我只是觉得不公平而已,这也有错吗?”

        “她也明白。我们都明白。但你给黑羽一点时间好吗,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我是说一切。”

        他看向灰蒙蒙的窗外,厚重的乌云似乎在酝酿着沉重的现实。

        他是第一次这般反感雨。他想他的记忆就如同经历了一场风雨洗礼后的路面,无论是有用的泥土还是飞扬的尘埃,都被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有几块残缺不全的淤泥。


        这几天他各种各样的好友都跑到医院中来看望,虽然他们刚走一会儿花篮便被护士小姐以不适于房间内空气清新流通的理由扔了出去,带来的食物也因为油腻、难消化等等的原因被两个每天前来混饭的侦探洗劫而空。

        从各处陆陆续续打听到的消息让他逐渐明白了自己在此之前的大部分经历。了解了自己的本性,他不禁为自己先前感叹“侦探很牛B”这类话而懊悔。

        但这都不是重点。

        工藤新一。对,就是他。

        根据模糊的记忆他隐约可以察觉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在自己的心中占了很大的分量,几乎与父母等同。

        与其说是像朋友、宿敌,倒不如说,更像是恋人。

        想到这个名字时内心的震颤,涵盖着激动与紧张,以及一份即使是如今残缺不全的他也无法忽略的心跳加速。

        然而他没有来。

        至少这不是一场单方面的依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出现,正如医院所说,见到以前认识的人对恢复记忆是有好处的。那么作为一个重要人物的他无论怎样,哪怕只是看在朋友的情谊上也应该来。

        还是说警察的实力已经到了一秒没有侦探便活不下去的程度?

        显然这里的警察并没有那么无能。

        但是——

        这里是哪儿?

        哦,好吧,他承认他的反应是有点迟钝了。

        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住院,医院在那个地方,自己的家在哪里,为什么父母都没有出现。这些本来早就该明白的问题至今都没有答案。

        因为医生护士说的是日语便认定这是日本的想法果然是过于草率,之所以会产生怀疑的原因也是隐隐约约模糊不定。

        ——有种强烈的违和感。

        头顶上的吊灯微微地摇晃着,他看着手中只装了一半水的杯子在楼房的晃动下水几乎要洒到身上。

        最近的小地震有点多啊。


        “美国,小偷先生。”少年的发梢处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柠檬味,酸涩中带着股清凉,“一起去吗?”

        他抬起眼来,正对上少年的眼,睿智而又冷静。

        ——这才是侦探的模样。


        床铺剧烈的晃动起来,他在一阵阵落下的灰尘中睁开双眼。漫天的飞尘呛得他咳出了眼泪。

        ——呼叫机。

        想起床头还有这种设备后他伸出手来,按下了开关。

        “嘀——嘀——嘀——”

        接通前的盲音夜晚时分显得格外悠长,他用枕头护住头部,心跳随着时间的增长变得急速起来。

        最终还是没有人接通,而地震也停了下来。

        ——真是奇怪。

        他悄声抱怨着,检查了建筑并没有受损,又用手拂去床上的灰尘后再次闭上眼。

        ——要是那是候,能过接通就好了……

        即将入睡时,他听到了这句话,想要费力睁开眼看是谁在说话,却抵抗不住睡意的侵袭,跌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新一,你再坚持一会,就一会,真的!相信我,一定可以接通的。救援马上就来,再等等——”

        黎明将至,怀中少年的轮廓并不算清晰,他将左手紧按在少年的胸口处,吓人的温度令他觉得下一秒手就要被烧穿一般。

        “呐快斗——结束了,吗?”依旧是干净的嗓音,与他的声音有着九成的相似度,但十分的虚弱。

        “完了,完了,真的完了!不要再说话了,医护人员马上就到了,你——”

        “看着我,小偷先生。”与往常不同的坚定口吻,“好好看着我——

        “怪盗君——”

        黯淡的启明星于天空中闪烁着,在月亮将降未降太阳将出未出之际,他低头吻住了那正在隐隐发抖的唇瓣。

        少年的眼中似乎有着别样的光芒,那是他从未见过的。

        ——明亮、耀眼。

        他亲手覆上了少年正在失去光彩的眼眸,用仅有他们二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发出了一个短短的音节。

        ——“嗯。”


        他紧紧地攥着自己胸口处的衣服,感到一阵气闷,像是缺氧的感觉令他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呼吸着。

        他知道了少年为什么没有出现。

        他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躺着。

        他知道了那不时的强烈的违和感究竟从何而来。

        地表再一次震动起来,仿佛有巨大的猛兽在下方撕扯着,宽又长的裂口吞噬着地面上的生物和非生物。

        电梯从高空坠落,砸进了储存氧气罐的仓库中,铁链摩擦时产生的火花在氧气的助燃效果下轰然膨胀,化作了熊熊大火,不断地向上层逼近着。

        他已经可以感受到火焰的高温,从脸颊上流下来的早已不知道是泪还是汗,他又想起了消灭黑衣组织的那一天。

        ——最后一枚炮弹在他身旁落定,他不清楚这到底是无意间发射至此还是有其他的可能性。

        ——他已无暇顾及这些。

        他已从病床上下来站在了地上,前后左右都有着橘红色明艳的火舌。

        ——他紧拥着怀中的少年。

        他紧闭着自己的双眼。

        ——他听到一声直击人灵魂深处的巨响。

        他感到火焰侵上了他的身体。

        ——他说。

        他说。

        ——“我在看着你,新一。”





        “39567号实验体确认脑死亡,开启39568号实验体。”

        男人看着浸泡在不知名液体中的大脑,按下了一个按钮后目送着它降落到漆黑的深洞中,轻轻的合上了眼。

        ——“安息吧,黑羽快斗先生。”

        他又走向了下一个实验室。




作者有话说: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把我想表达的意思说出来(好吧我知道凭我这个炸鸡水平是没有人可以看懂的)……

        大概就是消灭黑衣组织时工藤中弹了,然后就拜拜了(我真的很爱新一的相信我没有错!),一枚炸弹飞过来黑羽没来得及躲也没想着躲就被炸了(哦就是这么草率)。命大的被某个不知道是干什么也许是研究生物大脑的组织发现被炸得稀巴烂后脑袋还没有死完就拿去做研究了(这是个bug我承认)。然后就有了这篇文章(pia~)。最后又因为回想起了全部而大脑还没有恢复好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信息量就game over了(地震就是一种预警)。

        总而言之全文都十分扯淡,最终还需要我加这个东西才能让别人领会到自己在讲什么,我真的还需要继续加油(挫败)!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谢谢(鞠躬)!

评论(5)
热度(29)
©lkBfv | Powered by LOFTER